一家之言

  立法只是为解决违法成本低问题提供法律依据,关键还是要落实到执法层面,只有执法到位,才能让违┛法违规者付出应有代价。

  12月23日,全国人大常б委会听取了全国人大宪法和Я法律委员会关于证券法修订草案审议结果的报告,据报道,修订内容大幅提高了证券违法成本,对投资者保护制度也有新的建构。笔者对这些修改都颇为认同,但除了《证券法》修ζ订,还需多方共同形成合力,才能大幅提高证券违法成本。

  违法成本主要包括行政处罚、刑事惩戒和民事赔偿三部分,《证券法》规定了对违法违规行政处罚措施以及民事赔偿责任,而刑事惩戒主要是由《刑法》来规定。《证券法》四审稿大幅提高了行政处罚Ф力度,比如其中规定,实行❤定额罚的,由原来多数规⿰定的三十万元至六十万元,分别提高到最高二百万元至二千万元(如欺诈发行行为)等。

  另外,↕全国人¤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经研究,建议在《证券法》修订草案中明确,投资者保护☑机构受〢50名以上投资者委托,可作为代表人参加诉讼,并为经证登机构确认的权利人向法院登记,但投○资者明确表示不愿ↂ意参加该诉讼的除外。虽然投资者获赔仍需以“登记”为前提,但这个步骤是由投资者保护机构代┗为完成,也基本具备投资者“明示退出、默示加入”集体诉讼制度的精髓。

  应该说,这≥些修订有利于提高๑证券违法成本※,不过笔者感觉,单凭《证券法》修改,或难全面、大幅提高违法成本┐,建议尚需从以下方面形成多方合力:

  首先,修改《刑法》,强化对证券违法的刑事惩戒威慑力。目々前《刑法》对证券违法还缺乏震慑,比如《刑法》对违▕规披露、不披露重要信息罪处三年以下有&期徒刑或者拘役,对欺诈发行股票罪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。而美国的《萨班斯法案》规定,故意进行证券欺诈的犯罪最高可ⓥ判处入狱25Θ年。

  ҉此前有专家建◈议对欺诈发行罪,最▣▤▥高刑期从现在的五年提高ч到无期,而且要追究参与造假中介人员责任,对此笔者当然举双手赞成。不仅如此,对违规披露、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的刑期也要大幅提高至25年;且可规定,证券犯罪不得减刑或假释,证券犯罪分子虽然掠取大量金钱,但却在牢里失去人身▅▆自由,估计也得掂量几分。

  其次,强化证券违法主体民事赔偿责任的落实力度。在∏成熟市场,拖垮击倒违法主体的主要是成千上万投资者的民事赔偿。我国《证▧券法》对虚假⿱陈述、市场操纵、内幕交易都规定了民事赔偿责任,现实中,部分虚假陈述受害者通过积极提诉获得了赔偿,但多数基于诉讼成本放弃了求¨偿权,而市场操纵、内幕交易由于相关民事赔︱︳偿司法解释没有出台,只有极少案例被法院立案审理。

  此前上海二中院对光大证Φ券乌龙指内幕交@易案的判决结果得到各方认可,而投服中心今年也对某投资者提起的市场操纵索赔案提供诉讼支持。笔者认为,上海、深⿷圳░等专业◄司法人才聚集地法院,应⊙打造标杆型Υ的市场操纵、内幕交易审判案例,既为其他法院审理案件提供模板参考,将来也可提炼升↗华,作为市场操纵、内幕交易民事赔偿司法解释条款,这两个司法解释●建议也应尽快推出。

  另外,《证券法》即使建立中国特色的集体诉讼制度,要落实到操作层面也还有大量工作要做。比如,除了投۩资者保护机构外,如何推ↆ选其他诉讼代表人,诉讼代表人到底几个合适,民事赔偿执行款项如何发放等。

  其三,应强化证券监管执法。无论是上市公司γ还是自然‖|人等其他市场主体,只要触及法εїз律红线,证监部门就应依法认定违法违规行为,予以行政处罚,对涉嫌к触犯《刑法》的行为则应移送司法部门追究刑事责任。立法只是为≠解决违法成本低问题提供法律依据,关键还是要落实到执法层面,只有执法到位,才能让违法违规者付出应有代价。

  □熊锦秋(财经评论人)